您當前位置: 新聞 >> 政務信息 >> 文明玉溪
他們是距離病毒最近的人
——記市疾控中心新冠病毒核酸檢驗員
[ 玉溪網   發布時間:2020-02-20   進入社區    來源:玉溪網   點擊: ]

在玉溪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有這樣一群人,他們雖不在臨床一線,像醫護人員一樣與新冠肺炎患者密切接觸,但卻是距離病毒最近的人。

核酸檢測是新冠肺炎的重要診斷標準。作為全市唯一具備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資質實驗室的單位,市疾控中心新冠病毒核酸檢驗組承接全市核酸檢測任務。這個檢驗組是以市疾控中心傳染病控制科為主,抽調單位10名業務精干人員組成的。

每天,檢驗人員都要面對從各縣(區)疾控部門和醫院送來的疑似病例標本,將它們握在手里、放在眼前進行檢測。在與病毒零距離接觸中,他們時刻面臨著被感染的風險,他們要日夜奮戰,用最快的時間、最科學的手段確診病例,為盡快控制傳染源提供科學依據。

自1月21日接收第一例疑似病例標本以來,截至2月17日24時,這個檢驗組24小時輪流在崗,不間斷進行核酸檢測,累計檢測標本1285人份,檢測項目1467人次,平均一天檢測46例標本。

楊汝松:“快速精準‘揪’出病毒”

曾經參與汶川大地震、魯甸地震、通海禽流感等衛生應急現場處置和救災工作的楊汝松,是檢驗組組長,他像個家長一樣盡力照顧好每一位組員,妥善處理好職責范圍內疫情防控的大小事務,指導各縣(區)疫情防控和抽樣送檢等工作,凌晨1、2點回家成為常態,睡下了也要隨時接聽電話處理疫情。疫情當前,他不敢有絲毫的松懈。

檢驗組組建以來,楊汝松一直強調:“檢驗任務責任重大,如果誤判一個陽性,對病人意味著什么?如果漏掉一個陽性,對社會又意味著什么?大家一定要緊繃神經,這是保障人民生命健康的大事,開不得玩笑,也容不得絲毫懈怠,一定要快速精準‘揪’出病毒!

在楊汝松帶領下,檢驗組從每份送檢標本中仔細尋找病毒的“蛛絲馬跡”,不放過每一個線索。實驗室要求,無論送來多少標本,必須在24小時內出結果。隨著全市排查力度加大,送來的標本數量不斷增加,檢驗工作日漸繁重,常常工作到次日凌晨,甚至是通宵。全組人員就這樣黑白交錯地連軸轉,日夜奮戰已近30天,熬紅了雙眼,熬黑了眼圈。楊汝松說:“‘我們愿意為市民擋在疫情之前’,這不僅是一句話,更是我們的堅守!

倪兆林:“越是艱險越要向前”

標本核對、體系配制、核酸提取、擴增檢測……實驗室內,專業檢測人員倪兆林按照實驗操作步驟,專注地進行病毒檢測。近6小時做完實驗出來后,另一班做好防護工作的同事又一頭扎進實驗室開始新一輪檢測。

倪兆林告訴記者,每一份標本都有可能是病毒含量極高的傳染源,每一個細節的處理都必須標準規范,否則不僅會造成實驗結果誤差,還有被感染的風險。進入實驗室前,必須穿上密不透風的防護服、佩戴N95口罩和護目鏡,一套防護裝備穿好后連呼吸都困難。整個實驗過程中,他們必須在標準防護狀態下持續5至6個小時,其間不能喝水、不能上廁所、不能接打電話,必須時刻保持專注。為了節省防護服,減少換班,有時候他們一個班要連續做8―9個小時實驗,結束實驗時已經疲憊不堪,汗水打濕了衣裳。核酸檢測實驗完成后,要留下來等待機器顯示檢驗結果,出具檢驗報告后要及時發送到各個縣(市、區)送檢單位,一個流程走完又過去兩三個小時。

倪兆林說:“盡管檢測任務繁重,但對于檢測結果,我們都不會輕易放過任何疑問,不放過任何一份可疑標本,力爭實驗結果又快又準,最大限度減少病毒帶給市民的危害!

作為實驗室6名專業檢測人員中唯一一名共產黨員,倪兆林主動申請留下來處理實驗室的收尾工作,無論是否輪到他做實驗,他幾乎都是最晚回去的那一個,有時甚至就住在單位。

劉紅雁:“疫情過后有花有蝶有陽光”

作為在市疾控中心工作30多年的“老將”,劉紅雁經歷過多次公共衛生事件應急處置,是檢驗組內年紀最大,也是唯一一名在2009年就掌握核酸檢測核心技術的人員。

在此次戰“疫”中,她一直奮戰在實驗室檢測一線,每次5個多小時的實驗結束,她渾身都被汗水浸濕,手臂上、臉上被防護設備壓出深深的痕跡。近30天的實驗堅持下來,部分皮膚已被磨破,汗水流過火辣辣地疼;摘下霧氣騰騰的護目鏡后,她雙眼紅腫充血。她還不忘和同事打趣:“看,我們手上、臉上的‘文身’好看不?”

87歲的老母親是劉紅雁最大的牽掛。為了讓她免除后顧之憂,她兒子承擔起了照顧外婆的責任。她經常鼓勵自己:“疫情過后,便有花有蝶有陽光!(玉溪日報記者  馮天嬌  通訊員  陳靜文  陳黎躍  羅珠珠  文/圖

編輯:蔣嬋雯
分享到:
關注在玉溪微信
下載玉溪日報新聞客戶端
快来金融